禱告會

全部實體,Fellowship Hall

週三

· 7:30pm – 9:00pm (Fellowship hall)
· 7:30pm – 8:15pm 公禱時間
· 8:15pm – 8:25pm 報告時間
· 8:25pm – 9:00pm 分組禱告
prayer

經文:
「所以你們應當儆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如今我把你們交託上帝,和祂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叫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徒20:31)

本週禱告會邀請信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

願你平安,願你家平安,願你一切所有的都平安!

這句問安的話,因為源自大衛教導僕人問候拿八的緣故而不受待見;實際上,我們每日最為需要的就是平安。近期的灣區不僅有氣候上的寒流經過,還受大量裁員的工作寒流侵襲。原本已經夠重的生活壓力,加上失業的恐懼,讓很多人透不過氣來。內憂外患很容易讓我們變得冷漠,自保。基督徒也不例外。

今天中午同工們一起吃飯,聊到一個有熱忱的人能對他人產生多大的影響。丁寧長老說到小學航模老師對他的影響,王潔說到語文老師對她的影響。可不是嘛,我的兩個建築設計老師也對我產生極大的影響。一年級老師嘲笑我沒有學過畫畫,居然敢來上建築系;他讓我絕望,讓我想到轉系。二年級老師手把手教我,從畫好一條線開始;兩年後他帶我拿到班級期末設計最好分數。

我們的信仰熱忱也在有聲無聲中影響著身邊的人。冷漠會讓一個剛鼓起勇氣跨進教會的人退縮;冷漠會堵住一顆想要在週五團契中真誠分享的心;冷漠會快速瓦解團契的凝聚力;冷漠最要命的,是會破壞我們對神的信心,特別是那些生命還不夠老練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們,我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都曾冷漠過。求主光照改變我們!

如何去除冷漠?禱告,用心去禱告。我們的心若靠近那位「心如火燒」的主,不可能不被暖到或燙到的。保羅在使徒行傳二十章,說他三年之久晝夜不住地流淚,勸誡以弗所教會的弟兄姐妹們。這裡雖然沒有提到禱告,但是稍微引申一下,我們就確信保羅在夜裡常流淚為教會禱告。保羅的熱忱禱告實在是我們的榜樣。緊密關係讓禱告有熱忱,熱忱禱告讓關係更緊密。包括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神之間的關係。
 
感謝神!弟兄姐妹中有很多美好的熱心讓我們不失望。昨天晚上,就有一位弟兄和一位姐妹以他們所知的北美教育知識幫助我們小組的新移民。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讓我們在寒流來臨的時候,堅忍地保守自己在基督的愛中。願祂的愛融化我們和我們身邊人的心。期待您今晚來禱告會。

主內 李娜姊妹敬上
 

《你禱告嗎?》

萊爾(John Charles Ryle, 1816-1900)
 
第一篇:對得救來說,禱告是必須要做的事
 
「要人常常禱告」(路18:1)「我勸你們第一要為萬人禱告」(提前2:1)
 
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只有四個字:你禱告嗎?這個問題只有你能回答。你是否參加禮拜,牧師知道;是否有家庭禱告,家人知道;但是否有私下的禱告,只有你和上帝知道。我迫切地懇求你注意這個問題,別推脫說這個問題太私人了。如果你的心在上帝面前是清潔的,就不應該有什麼恐懼;不要轉移話題而去談論你的禱告內容,禱告內容和禱告是兩碼事;也別跟我說這個問題確實是必要的云云。請容我來告訴你,問這個問題的原因。
 
對得救來說,禱告是必須要做的事

是的,而且是「絕對」必須的,這點我要特別強調。這不是針對嬰孩、智力有缺陷的人,或異教徒的國家,對他們來說,給的少,要的也少;我是針對那些自稱為基督徒,而且生在我們這樣國家的人。

不禱告的人是沒得救的人。像大家一樣,我堅信得救全在乎恩典。我很樂意白白地、完全地寬恕世界上最大的罪犯;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對垂危的人說:「即使你現在才悔改,也會得救。」但是,在聖經里,我沒有找到可以不求就得到救恩的人,甚至在內心都不願說:「主耶穌,請赦免我的罪。」我也沒看到過這樣的人得救。
 
的確,誰都不能靠著禱告得救,但不禱告的人不能得救。對救恩來說,讀經不是必須的。一個人可能不識字,或者雙目失明,但仍然可以認識耶穌。同樣,公開聽到福音也不是必須的,他們也許住在福音沒有傳到的地方,或是卧床不起、雙耳失聰。

但禱告卻不同,人要禱告,這對救恩來說是必須的。保養身體,學習知識,這二者都沒有捷徑。無論是首相國王,還是窮人農民,在滿足身體和精神需要的時候,都一樣。沒人可以代替自己吃飯、喝水、睡覺,沒人可以代替自己學習字母表。這些如果不親自做,就無法完成。

靈魂也是如此。對靈魂的健康和幸福來說,也有必須要做的事,每個人也要親自做這些事。他們必須自己悔改,必須自己祈求主基督,必須自己向上帝禱告,別人無法替代。不禱告就意味著沒有上帝、沒有基督、沒有恩典、沒有盼望、沒有天堂,就是在通往地獄的路上。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了嗎:你禱告嗎?